您当前的位置: 西柏坡 >> 西柏坡记忆

毛主席给我让马

http://www.xibaipo.gov.cn 时间: 2015-08-24 10:29:50 西柏坡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高富有

      这是发生在转战陕北时期的一件小事,当时我们行军到了天赐湾这个地方,这里山高坡陡,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又很僻静,可说是个躲避战乱的好地方。可惜村子太小,我们支队人多,吃饭、喝水都有困难,开展工作,自然不方便。因而,山下形势稍有好转时,我们便决定下山重返小河。记得那是1947年6月17日,我们的队伍沿着蜿蜒的山路,向小河进发。
  从天赐湾到小河,仅几十里路,又是下坡,可以安步当车了,可没想到这段路走得特别艰难,路途也是显得特别漫长。当时我只觉得浑身酸痛,好在行军途中,后边的人只要跟在前面的脚印走就可以了。在陕北转战的那些日日夜夜,我们手枪连行进的顺序通常是这样:一排在前,三排殿后,二排居中,分在毛主席、周副主席、任弼时同志的前后。我的位置呢,通常都在手枪连战士和卫士班之间,经常情况是我和毛主席紧挨着,我在前,他在后。因而,毛主席与我边走边聊,那是常有的事。这天行军,还是以前那个队形,自然还是那个顺序。然而我却走得很沉闷,提不起劲来,只顾跟着走,不愿出言语,眼皮

也抬不起来。我意识到自己这是病了,似乎还发烧了。“高富有怎么了?”
  不知道毛主席什么时候走到我前面了,他高大的身躯,站在窄窄的山路的中央,挡住我的前面,亲切地问我。
  “没啥。”
  “没啥?我看你是生病了。”
  “没有,我,很好。”我快走几步,企图超越过去,可是却连打了几个趔趄,几乎摔倒。
  毛主席把手伸在我的前额上摸了摸,说:“高烧,那么烫。”
  “没有。”我仍然坚持这么说。
  “快骑上我的马。”毛主席着急地说。
  我坚决不上,毛主席就拉我,我极力地躲,这一躲一拉,使行进在山路上的队伍停了下来。
  这时,周副主席骑着他的马赶了上来,急匆匆地问:“什么事?什么事?”
  我说:“没有什么事。”
  毛主席说:“高富有生病了,高烧。”
  周副主席从马背上跳下来说:“来,骑我的,骑我的。”
  我一看这阵势,不由得恨起自己来。为了战胜敌人,领袖们夜以继日地操劳,我还再为他们增加麻烦。我清楚地知道,现在必须用实际行动证明我还能坚持。
  “马,我不骑,你们看,我这不是很好吗?”我说着就甩开大步,向前走起来。毛主席、周副主席都无奈地笑了起来。
  不过,说实在话,那一天我是怎么走到小河村的,至今也想不起来了。只是记得一到小河村就顶不住了,晕倒了。
  毛主席先是派汪东兴副参谋长前来看望,随后又让卫生队长黄树则来给我看病。医生说是由于饥饿、疲劳虚弱,又受了风寒,引起了高烧。当时退烧药品非常缺乏,为中央领导同志留下的几支,一直舍不得用,以备万一。毛主席知道后,坚持给我用。
  小河村是个临时住处,医疗条件很差,主席提出,要送我去后方医院休养。我当时处于半昏迷状态,自己不能决定自己的去留问题。但通讯员小路知道我的意愿。因为我平时跟他讲过,任何情况下,都不要使我离开司令部,离开手枪连。就这样我也就没有去后方医院。
    当我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当时浑身是汗,就像水淋过一般,感觉轻松了许多,我马上起来去找毛主席,怕他再为我担心。
  毛主席一看到我,就问:“好了吗?烧退了吗?”
  我赶忙说:“嗯,好了,现在浑身是劲。”
  毛主席见我轻松自信的样子,也确认我的病好了,便笑着交待了我们新的任务。

 

 

作者简介:

高富有,1917年出生,山西石楼人。文中身份为中央警备团一连(手枪连)连长。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局长。

 

关键词: 毛主席 小河 让马
稿源: 西柏坡纪念馆责任编辑: 谢燕红
西柏坡动态
领导关怀
领导图集
领导视频
领导题词
 毛泽东题写的“人民日报”
毛泽东
  毛泽东题写的“中国青年”
毛泽东
  朱穆之题词:中国命运定于此村
朱穆之
圣地风采
红色之旅
参观指南
西柏坡交通示意图参观须知
乘车及自驾游景区游览图
旅游服务
导游预订纪念精品预订
献花活动预订餐饮住宿预订
历史资料片预定艺术图演出预定
景区览胜
西柏坡概况
重大纪事
荣誉集锦
馆刊《西柏坡》

版权所有:中共河北省委对外宣传局、西柏坡纪念馆     关于我们

冀新网备132012005   技术支持:长城网

冀公网安备 13013102000106号

您是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