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西柏坡 >> 艺术西柏坡>>诗歌散文

行走历史记忆间

http://www.xibaipo.gov.cn 时间: 2014-10-24 17:43:22 西柏坡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周艳芝

上世纪四十年代末,随着毛泽东等一代伟人的到来,西柏坡成为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的所在地。那时,随同中央机关在这里工作和生活的大约有一万多人,他们当中有的在中央机关工作,有的随父辈在这里生活,有的曾到这里学习、开会、汇报工作或执行任务,也有从国统区辗转而来的各方面人员。历史车轮滚滚前行,将西柏坡这段写满胜利与辉煌的时期凝结成历史,也凝结成为这些历史见证人脑海中不朽的记忆。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有机会采访了一些亲历过这段历史的老人。我喜欢倾听他们的讲述,因为肩负的责任和义务,因为满怀对历史的敬畏;我喜欢倾听他们的讲述,在他们的引领下,我犹如行走在历史记忆间,那样真实那样鲜活那样深刻,又那样让人无法抑制的感动。

由于当年中央机关从西柏坡进京,北京因此成为历史见证人最多的地方。多年前的一个秋天,在古都北京最美丽的季节,我小心翼翼地叩开万寿路甲一号院居住的李银桥、韩桂馨老人的家门,这是我第一次走访西柏坡历史见证人。在我见到两位老人之前,感觉对他们并不陌生,西柏坡时期,李银桥担任毛泽东的卫士长,韩桂馨则负责照顾毛泽东的女儿李讷。但是马上要见到他们时,我心中却忍不住激动和忐忑起来。

得知我是从西柏坡来的,两位老人都很高兴,仿佛见到了亲人一般热情。李银桥老人由于半身不遂行动不便,他坐在轮椅上激动地紧紧握住我的手,久久不肯松开。老人眼睛溢满了泪水,嘴里很吃力地反复说着“西柏坡、西柏坡”。那一刻,我深深明白,老人对西柏坡所有的热爱与怀念,想表达的万语千言都融入了这简单而深刻的三个字当中。

韩桂馨老人身体虽然瘦弱些,但精神矍铄,谈吐流畅。她向我讲述了亲历过的西柏坡往事,娓娓叙说中再现了毛主席夙兴夜寐的工作情景,再现了毛主席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再现了两位老人在西柏坡时的青葱岁月……我沉浸在老人的故事中,久久不能自拔。那时,由于馆里基本陈列《新中国从这里走来》进行改陈,我便说明征集文物的意向,韩桂馨老人想了一下,取出一件马褡子交到我手中。灰色粗布的马褡子是毛泽东转战陕北时使用的,由于行军环境艰苦,马褡子破损了,韩桂馨用细细密密的针脚缝上补丁继续使用。到西柏坡后,由于不用再行军,马褡子就光荣“退役”了,李银桥经毛主席同意将它收起来,珍藏了半个多世纪。

如今,这件马褡子静静陈列在西柏坡纪念馆展厅里,每当我瞻仰这件文物时,脑海里就会出现时光流转的历史画面:那时在西柏坡,伟人毛泽东在伏案工作,年轻的李银桥守护在他身边,韩桂馨在忙碌着什么……

这是我的第一次采访,最深刻的体会是枯燥的文字并不是历史的全部,历史见证人的讲述竟然让历史鲜活起来,这让我欣慰也让我备受鼓舞,从此开始了不停歇的脚步。

同样是在北京,一个初春,我去寻访94岁的刘惠老人。西柏坡时期在新华社工作的刘惠老人记忆中,她和丈夫郁文哉以及两个年幼的女儿在西柏坡的时光是最平静和幸福的。因为他们从国统区历尽艰险来到西柏坡,终于可以在解放区的天空下工作和生活。

记得在谍战剧《潜伏》中,余则成和翠平将晚秋送出天津城,晚秋依依不舍地告别。画外音解说:晚秋就这样离开了。西柏坡,是她没有听说过的地方,那是她的目的地。”看到这个情节,我产生了一个问题,在那个艰险的环境中,晚秋是怎样到达西柏坡的呢。这个谜在我寻访到刘惠老人时,似乎才看到了答案。

当冒着料峭的春寒匆匆寻访到六铺炕时,我已满头大汗。顾不上休息,就在刘惠老人女儿郁蕾的指引下,来到老人居住的养老院。得知我们要来,刘惠老人已在会客室等了。老人白发苍苍,身体瘦弱。由于年纪的原因,她的表达能力和听力已经很差了。这让我产生了一种深深的自责:三年前已有了线索,为什么没有早点来,如果早点老人的身体状况可能会好很多。所幸老人思维清晰,视力良好,当我把馆刊《西柏坡》送到手中时,她急切地翻看着,口中喃喃地说着刊物的名字“西柏坡”,还准确地认出了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伟人。在刊物的封三,刊登着歌曲《又见西柏坡》,老人用手指逐行地指认着曲谱,意外的是,她竟然有节奏的轻轻哼唱起来,脸上流露出的神往让我至今不能忘怀。我为老人轻打着节拍,却无法忍住感动的泪水。

在刘惠老人女儿郁蕾的不断提醒下,刘惠老人向我讲述了她和丈夫郁文哉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从国统区来到西柏坡的传奇经历。刘惠老人说:“由于文哉在南京担任《中苏文化》主编,长期写进步文章和翻译苏联著作,引起国民党特务注意并被列入黑名单,随时可能被捕或遭暗杀。”她的回忆从黑暗的国统区开始,想到她们全家人的安危,我的心一下子紧张的悬了起来。“后来,中共地下党指示文哉带我们迅速从南京撤离。为了摆脱特务的监视,我抱着小女儿假装回娘家离开南京来到上海,文哉带大女儿借散步的机会登上了前往上海的客船。我们在上海会合短暂停留一天后,再从上海乘飞机赶往北平。”故事似乎刚刚开始,但老人却不再继续说了,老人沉默了,或许是累了,或许是记忆断了线。郁蕾大姐说,我来讲吧,“在北平,城工部的石岚叔叔接应了我们,他的公开身份是导演和演员,实际是中共地下党。他安排我们暂留北平,然后想办法为我们全家安排转移。”“那时在白色恐怖下,转移工作是非常危险的。母亲后来说,她和父亲已经做了最坏的准备,但无论怎样都要带我和姐姐一起走。为了使我们安全转移,石岚叔叔为我们准备了两份证明,一份是假的即“旅行证明书”,用于从敌人封锁线过关受检时使用;一份是用密写液书写的“身份证明”,用于到解放区后证明自己的身份。”说到这里,刘惠老人突然像接通了回忆一般,她指着女儿郁蕾说:“我们化妆成怀抱婴儿的难民,用假的‘旅行证明书’从敌人封锁线蒙混过关。密写的那份证明就藏在她的尿布中,抱着她就过去了。”说到这里,老人开心地笑起来,竟然将当年事关生命安危的惊险一幕付诸在笑谈中了。看着老人豁达可爱的样子,我和郁蕾大姐都会心地笑了。后来,到达石家庄党的接待站后,刘惠老人从小女儿郁蕾的襁褓中取出密写的“身份证明”,证实后受到热情的接待,很快派车将他们全家送到了西柏坡。

刘惠老人还认真地告诉我:“到达西柏坡时,整个心情都放松了,解放区的天空真的很晴朗。”虽然每个从国统区到西柏坡的人经历不尽相同,晚秋如何来的也无从可知,但是,老人的话让我深信他们的感觉是相同的,那就是:解放区的天空真的很晴朗。

刘惠老人到西柏坡的传奇经历,让我的心情跟着跌宕起伏。如今,老人即将百岁,在心里默默为她祈祷为她祝福,将她追求光明奔向西柏坡的故事弘扬开来。

十余年来,我的采访始终不曾停止。这两个事例仅仅是我采访历史见证人的一个缩影,王丹一、王泉林、王书芳、田清波、田英杰、齐阙声等30余位历史老人,都曾把他们的珍贵历史记忆无私地告诉我。他们讲述的那些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让我行走在真实的历史记忆中,实现了一次次历史与现实的穿越,还原了真实的历史原貌,纠正了我对史实的认识偏差,让西柏坡历史在我的思想中最大限度的鲜活起来。

平时,我总是会时常回想起那些采访过的人,想起他们的音容笑貌,想起他们的故事。我是如此幸运,能够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捡拾到一朵朵闪光的浪花,它们无疑将成为我一生的精神财富。

                            (作者系西柏坡纪念馆研究部副主任,副研究馆员)

 

 

 

关键词:
稿源: :西柏坡纪念馆责任编辑: 本网编辑
西柏坡动态
领导关怀
领导图集
领导视频
领导题词
 毛泽东题写的“人民日报”
毛泽东
  毛泽东题写的“中国青年”
毛泽东
  朱穆之题词:中国命运定于此村
朱穆之
圣地风采
红色之旅
参观指南
西柏坡交通示意图参观须知
乘车及自驾游景区游览图
旅游服务
导游预订纪念精品预订
献花活动预订餐饮住宿预订
历史资料片预定艺术图演出预定
景区览胜
西柏坡概况
重大纪事
荣誉集锦
馆刊《西柏坡》

版权所有:中共河北省委对外宣传局、西柏坡纪念馆     关于我们

冀新网备132012005   技术支持:长城网

冀公网安备 13013102000106号

您是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