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西柏坡 >> 文博天地>>文博管理

访黄镇将军夫人朱霖

http://www.xibaipo.gov.cn 时间: 2014-09-11 09:55:05 西柏坡网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朱慧敏

2013122下午,西柏坡纪念馆纪委书记杨宏伟带领我们一行5人到北京拜访了黄镇老将军的夫人朱霖。

朱老家位于北京东城区外交部街33号院内。到达她们家时,已经是下午518分了。当她看到我们一行时,高兴地伸出双手和我们一一相握,落座后她把已经准备好的5张老照片、一篇《黄镇和人民解放军军旗的诞生》稿子以及《将军、外交家、艺术家——黄镇》画册拿给我们。

朱老是个非常健谈的人,她将《将军、外交家、艺术家——黄镇》画册打开边翻照片边给我们讲这本画册的来历,画册是为纪念黄老诞辰100周年由中央文献出版的。画册共10个章节,向我们诠释了黄老作为将军、外交家、艺术家革命的一生、光辉的一生、爱国的一生。当我们翻到画册243页时,熟悉的“新中国从这里走来”几个大字映入我们眼帘。朱老说这是黄老在1988年重返西柏坡时为你们馆题写的,当年黄老受邓小平同志的委托,分别到河北的涉县和平山县看望慰问老区人民,1126日,在参观完西柏坡后,当时陪同参观的是你们的地委书记王满秋,他想请黄老题词,于是黄老说:“你们拟词,我来写,好不好?”,王满秋就让你们的副馆长贺文迅想想,贺馆长在考虑片刻后说:“能不能写共和国从这里走来”。黄老沉思了片刻笑笑说:“共和国一词不妥,还是新中国好。”于是就题写了“新中国从这里走来”这八个大字。说到这儿的时候,朱老的声音有些低沉,她接着说:“黄老从你们那里回来一年的时间吧,也就是1989年的1210日黄老就离开了。”屋内的空气仿佛被凝固了。我们都不知说什么好,这时朱老拍拍我的肩膀说:“闺女,你们是新西柏坡人,我和黄老可都是老柏坡儿人喽,你们的来访,让我一下子又想起了当年和黄老一起在西柏坡的哪些日子。”

接着朱老向我们娓娓讲述了那段激情岁月。黄老出生于安徽桐城,1927年毕业于新华艺术大学,1931年参加宁都起义,加入红军,后参加长征。被誉为“长征途中的艺术家”。1948年初,当时担任第25旅政治部主任的黄老领导组织了25旅新式整军运动后,旧病复发。恰巧九纵副总司令黄新友身患重病,需要离职休养。九纵党委报请刘邓首长同意,由黄老陪同黄新友到华北后方治疗。2月初,黄老陪同黄新友从河南漯河出发,3月初抵达邯郸。黄老因过度劳累,上级安排他在太行军区休养1个月后,到长治检查指导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九纵工作,后担任九纵政委。

时间不长,徐向前同志按照中央指示组建第十八兵团,晋冀鲁豫军区决定调黄老担任政治部主任。而也恰恰这时候,毛泽东已经率领中共中央转移到西柏坡与中央工委汇合。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党中央决定加强和扩大总政治部的工作,健全总政组织机构,选调黄老到总政工作。

由于抗战初期,黄老曾任八路军总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军委领导同志和傅钟对他很熟悉,因此,首先选中了他。19486月初,黄老到总政报到。住在西柏坡附近的夹峪村。总政的主任由刘少奇同志兼任,傅钟同志任副主任。这时军委总政治部还是个空架子,只有傅钟和秘书长魏传统等几个人。傅钟讲:“原总政治部的许多干部调往解放区各个战场,在总政机构缩小的情况下,中央指示暂不恢复总政各部门,先成立研究室,选调有部队工作经验,有研究能力和写作水平的同志到总政工作。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贯彻中央的方针、政策,总结部队政治工作经验,研究编写部队政治工作的各项条例。”

 接着,陆续又调来刘昭、邱岗、唐凯、刘绍文等20多名同志,我也在此时调入总政治部。开始大家在一块办公,由黄老直接领导。不久分为两个室,黄镇任第一室主任,刘绍文任第一室副主任,负责组织和干部方面的工作;刘昭、邱岗同志为第二室副主任,负责宣传教育方面的工作。

黄老在总政期间,曾经组织了1948年全军敌军工作会议、全军组织工作会议、全军歌曲创作会议。一室在黄老主持下,还研究起草了《全军队党委会工作条例》、《政治指导员工作条例》、《党支部工作条例》和《革命军人委员会工作条例》。并建立了全军团以上干部卡片,为今后军队政治工作建设和干部工作打了一点基础。

1948年初冬的一天,黄老被周副主席邀请到他的办公室。黄老刚一进门,周副主席把一盘梨递给他。黄老虽没吃,但心里却很甜。急忙问:“周副主席,找我来有什么指示吗?”

周副主席告诉他:“我们将要取得全国的胜利,人民解放军作为一支武装力量已经发展壮大起来,不久,中央军委要发布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规定,现在还需要制定一面统一的军旗。你画过画,我想由你来完成最合适。”

黄老愉快地接受任务。问:“我是否以总政的名义向全军发出通知,广泛征集设计图案?

以总政治部和总参谋部的名义,在年底搞出基本图案以供中央讨论。周恩来补充道。

周恩来拍拍他的肩膀:“你是桐城人吧?你们桐城出过复古派,虽说桐城派古板守旧,但也有谨慎的一面。严谨才能经受历史的考验。在设计军旗的时候,你要注意这一点。”

几天后,黄老就把第一研究室的刘绍文、陈天、我和杨大琦叫办公室,说:“为迎接全国解放,周副主席要我们设计国旗、国徽和军旗、军徽。设计军旗、军徽可以发通知,向各大军区和机关征集设计图案,然后汇集起来,从中挑选,或者根据这些图案的可取之处,综合设计。这项工作杨大琦来主持,总参也要参加人。”

就这样,设计班子很快成立了。第一件事,是黄老让我们起草征集军旗、军徽图案的通知,用电报发往各大军区和中直、军直机关。

两个月后就陆续收到了中原、华北、东北三大军区和中直、军直等单位和个人寄来的500多份应征图案。

黄老自己也动手设计了3幅。其中一幅是红底,在左上方有一颗黄色的大五角星,大五角星的右下方是三颗黄的小五角星,成弧线围绕大五角星。还有一幅上面是五角星,下面是蓝线。他说:“古人言,‘三光者日、月、星,’军旗上应该有五角星。”他还说,应当有几条蓝色的线表示祖国的黄河、长江,象征解放军从小到大,将要解放全中国。

西柏坡时期条件比较困难,黄老和一室的同志们需要从众多的应征图案中挑选一批,并把这些图案按统一规格整理出来。但是缺少纸张和工具,黄老就派杨大琦骑自己的马到石家庄去买。买回后,他们便投入紧张的工作。杨大琦按照应征图案缩小成统一规格,汇成图样,我和王岚等同志再根据图纸刻纸,精心制作了30余幅军旗小样,并在每幅小样下写上说明。黄老详细核阅小样和说明之后,从中精选出12幅,汇编成《军旗样本》,又给周副主席写了一封信,派杨大琦直接送过去。周恩来看了稿样和信后,又转交毛泽东及其他领导。

不久,周恩来又把黄老叫到西柏坡,告诉他:“军旗图案毛主席也看过了,他的意见是军旗上要有‘八一’二字,表示192781日是中国人民举行南昌起义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历史节日,旗上要有五角星,象征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黄老一一记下,又询问周副主席的意见。

周恩来说:“军旗要以红色为底色,五角星和‘八一’二字用黄色。旗杆要有红黄两色旋纹,顶部要装上一个红缨枪的矛头,饰着红穗,象征人民军队的由来。”

黄老即按以上指示设计大小尺寸,五角星和“八一”二字的位置,开始用楷体写的“八一”,但觉得制作起来不方便,立刻改为齐壮的等线体美术字。1949313日,在西柏坡召开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通过了由毛泽东起草的《关于军旗的决议》,明确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旗应为红地,加五角星,加‘八一’二字”。615日,新政治协商筹备委员会开幕的当天,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副主席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发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军徽样式》的命令,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样式为:旗幅为红地,长方形,横竖为5:4,靠旗杆上方缀金黄色五角星和“八一”两字,故简称“八一军旗”。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徽,样式为镶有金黄色边之五角红星,中嵌金黄色“八一”两字,亦称“八一军徽”。

人民解放军的军旗和军徽,不但是人民解放军的标志,也是我们的人民民主的新国家的重要象征

在西柏坡,黄老还领着我们设计过新中国国徽、国旗图样,并用总政的名义通知各大军区政治部征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请中央直属队机关党委办公室组织一队青年同志试唱,但没有选出好的来。

19493月下旬,军委总政治部随中央进入北京,驻在复兴门外原傅作义指挥部的营房。1950年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正式成立。傅钟副主任想留黄镇任总政组织部长,铁道部也要请黄镇去任铁道部副部长兼政治部主任。但根据周总理的意见,黄镇调外交部,首任驻匈牙利大使,从此成为著名的“将军大使”。

朱老讲到这儿的时候,见我们听的如此着迷,便顺手给我们翻开了两张背景一样的照片,她说这两张照片我得给你们讲讲。我们小声地惊呼并诧异地问朱老:“这两张怎么是在一个地方照的?”朱老微微一笑,说:“上边这张是我和黄老在山西武乡东堡照的结婚照,下边这张是50年后我们重返东堡时黄老特意又找到当年照相的地方拍下的。”

朱老原来叫文佩卿,山西孝义人。朱霖这个名字是她1938年底被送到晋冀豫区党委党校学习时,为安全保密就将名字改为朱霖,她一直非常崇敬朱德总司令希望和朱老总一个姓,同时她还希望能普降红色的及时雨,于是就选了这两个字。

朱老和黄老认识是在19393月,当时由朱老的同学石玉瑛同志介绍的。刚认识时思想上没准备,后来,何英才、赖际发等领导就做朱老的思想工作,慢慢和黄老接触后,觉得他还是比较平易近人,就基本上同意了。恋爱的信物是黄老托石玉瑛同志送给朱老的一支自来水笔和一个笔记本。9月份,我老和黄老在参加东堡村召开的中共晋冀豫第一次区党代会期间结了婚。那时候,根据地既没有规定什么结婚登记手续,也不举行什么结婚仪式,只是经过组织批准,区党委组织部长谈过话就可以了。结婚那天,除参加会议的区党委领导都来道喜外,中共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的杨尚昆、李伯钊、康克清等也都赶来祝贺。

看到朱老沉浸在深深的回忆中,我们也被这对温馨幸福的老人所感动。同时也让我们记住了,1939913日——这个黄老将军和朱老终生难以忘怀的日子

认真的看着面前的这两张珍贵的照片。听着朱老的讲述,不知不觉已过了晚饭时间,我们不忍心再打扰朱老,于是向其告别。分别时我们提出和她合影留念,于是我们就以东墙上黄老题写的一首毛泽东诗词为背景,用相机记录下了这难忘的瞬间。

关键词: 西柏坡 九纵 新中国
稿源: :西柏坡纪念馆责任编辑: 本网编辑
西柏坡动态
领导关怀
领导图集
领导视频
领导题词
 毛泽东题写的“人民日报”
毛泽东
  毛泽东题写的“中国青年”
毛泽东
  朱穆之题词:中国命运定于此村
朱穆之
圣地风采
红色之旅
参观指南
西柏坡交通示意图参观须知
乘车及自驾游景区游览图
旅游服务
导游预订纪念精品预订
献花活动预订餐饮住宿预订
历史资料片预定艺术图演出预定
景区览胜
西柏坡概况
重大纪事
荣誉集锦
馆刊《西柏坡》

版权所有:中共河北省委对外宣传局、西柏坡纪念馆     关于我们

冀新网备132012005   技术支持:长城网

冀公网安备 13013102000106号

您是第 位访问者